呈星科技

用创新科技为企业赋能Empowering enterprises with innovative technology

服务热线:15118112924

您的位置: 首页 > 干货分享 > 正文

最高院公报案例_修改股东出资期限不适用资本多数决规则

作者: admin 发布日期: 2022-11-25

Q1:你与否曾碰到过这种的难题?

公司前期所夺的部分资本金已用完,作为大股东的你一致同意股东们继续交纳出资。不过,小股东们由于一时看不到希望,可能回复你:

前段时间趋紧,再说公司会章写的是2035年他们才实收完成呢?我没钱,我不交纳,要出资你大股东先出好嘞!

你当然胸痛,无法冷静。想着TA不交纳就让TA离开公司呗,你准备着把TA的股权惠理子,自己来交纳资本金,自己好好干。不过,世事有情,你与否又曾碰到过这种的TA:TA既不交纳,也不回售给你。

Q2:律师与否会给你这种的计划?

那个事情有办法。咱先一致同意召开股东会,透过修正会章提早出资时限。然后,如TA还不按时交纳,他们就依照公司法判例三第16条对TA的利润重新分配物权、新股发行优先选择配售权、余下个人财产重新分配物权等股东基本权利做出管制,或是依照公司法判例三第17条中止TA的股东资格证书。

※附:《公司法判例三》

第七条 股东未履行或是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或是抽逃出资,公司根据公司会章或是股东会决议案对其分红物权、新股发行优先选择配售权、余下个人财产重新分配物权等股东基本权利做出适当的科学合理管制,该股东允诺认定该管制合宪的,人民检察院未予全力支持。

第十五条 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未履行出资义务或是抽逃全部出资,经公司由涅恩交纳或是退还,其在科学合理期间内仍未交纳或是退还出资,公司以股东会决议案中止该股东的股东资格证书,该股东允诺确认该中止行为合宪的,人民检察院未予全力支持。

在第六款明确规定的情形下,人民检察院在判决时应民刑,公司应及时办理手续原则上承购流程或是由其他股东或是第二人交纳适当的出资。在办理手续原则上承购流程或是其他股东或是第二人交纳适当的出资之前,公司债权人依照本明确规定第十一条或是第十五条允诺相关当事人承担适当责任的,人民检察院应予以全力支持。

Q3:那个解决计划可取吗?

那个计划可不可取,首先得取决于公司会章做出的股东出资时限修正,与否经过代表三分之二以上投票权的股东透过就合法有效?前段时间,由北京闸北高等法院信泰庭法官沈文宏审理的“马某诉鸿大(北京)投资管理工作有限公司公司决议案纠纷案件”被《最高人民检察院新闻稿》登载,所涉及的即是那个问题,新闻稿事例对此明确做出了否定的提问。透过案件,去预测其背后的理论依照。他们就会发现,高等法院所秉承的观点还是认为提早股东的出资时限归属于股东的自益权,并不归属于共益权[1],因此不能适用于绝大多数决,虽然裁判文书中并没直接这么写。[1] 自益权是股东获取个人财产权益的基本权利,共益权是股东对公司重大事务参与管理工作的基本权利。

Q4:公司与否可透过会章或决议案对未

按时Caquet出资股东的投票权进行管制?

那个问题,不归属于本文范畴,如有疑问,他们可以在下一期事例预测中去提问。

本期新闻稿事例的详细内容,请看下文。

一、事例索引

一审案号:北京市闸北区人民检察院

             (2019)沪0109民初11538号

二审案号: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检察院

             (2019)沪02民终8024号

二审裁判日期:2019年10月11日

二审裁判文书:鸿大(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姚锦城公司决议案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二、案情介绍

2017年6月27日,原告姚锦城与本案第二人章歌、蓝雪球、何值松、被告鸿大公司共同签订《合作协议书》,约定:姚锦城、蓝雪球、何值松愿意溢价投资入股鸿大公司,原告姚锦城拟出资700万元、蓝雪球、何值松各拟出资350万元,三方应在协议签署后三日内将各自所夺的出资额全部实收至鸿大公司。《合作协议书》约定,本协议系各方合作的初步法律文件,未来将可根据具体情况适时修正、调整、细化、充实。2017年7月17日,鸿大公司形成新的公司会章,载明:鸿大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章歌出资700万元、姚锦城出资150万元、蓝雪球、何植松各出资75万元,出资时间均为2037年7月1日;鸿大公司全部股东在上述会章后签名。此后,在公司登记机关备案材料显示,姚锦城和三名第二人成为鸿大公司股东,原告姚锦城持股15%、第二人何植松持股7.5%、第二人章歌持股70%、第二人蓝雪球持股7.5%。2018年11月18日,鸿大公司形成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会决议案,载明:“应到会股东4人,实际到会股东为三个第二人,占总股数85%,姚锦城收到股东会通知后未出席股东会。到会股东一致同意形成决议案如下:……2、透过会章修正案;3、姚锦城未按照约定缴付出资款700万元,且在鸿大公司多次催缴的情况下仍拒不履行出资义务,股东会决定管制姚锦城的一切股东基本权利(包括但不限于收益重新分配权、投票权、知情权等),直至姚锦城履行全部出资义务之日止;4、采取一切必要措施要求姚锦城履行出资义务(包括但不限于向姚锦城发送催款函、委托律师代表鸿大公司向姚锦城提起诉讼或仲裁等);三个第二人合计持有鸿大公司85%股权,代表的投票权超过三分之二,以上决议案内容符合公司法及公司会章的明确规定,合法有效”。上述临时股东会决议案第二项决议案所涉会章修正案,载明如下内容:“将鸿大公司会章第五条姚锦城及三个第二人作为鸿大公司股东的出资时间2037年7月1日修正为出资时间2018年12月1日”;并增加以下内容:“若公司股东之间或股东与公司之间就出资时间另有约定,无论这等出资约定的具体时间在本会章或会章修正案签署之前还是签署之后,则股东的出资时间以该出资约定为准,但出资约定的最晚时限不得超过2018年12月1日;股东逾期未交纳出资额的,应按照同期人民银行公布的一年期贷款利息向公司支付逾期利息;股东溢价投资入股的金额超过其所夺的注册资本部分,应计入公司的资本公积金。上述会章修正案落款处由第二人章歌作为鸿大公司原则上代表人签名,落款时间为2018年11月18日”。后,原告姚锦城向闸北高等法院起诉允诺:确认鸿大公司于2018年11月18日做出的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会决议案合宪。一审闸北高等法院判决被告鸿大公司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会决议案中的第二项决议案“透过会章修正案”合宪。被告鸿大(北京)投资管理工作有限公司不服,提出上诉,二审后北京二中院维持原判。

三、争议焦点

1、鸿大公司2017年7月17日会章与否系对《合作协议书》约定的股东出资做出了变更;

2、本案修正股东出资时限与否适用于资本绝大多数决规则;

3、鸿大公司与否存在亟需股东提早出资的正当理由?

四、裁判观点

有限责任公司会章或股东出资协议确定的公司注册资本出资时限系股东之间达成的合意。除法律明确规定或存在其他科学合理性、紧迫性事由需要修正出资时限的情形外,股东会会议做出修正出资时限的决议案应经全体股东一致透过。公司股东滥用控股地位,以绝大多数决方式透过修正出资时限决议案,损害其他股东时限权益,其他股东允诺确认该项决议案合宪的,人民检察院应予以全力支持。

五、裁判文书节选

1、关于争议焦点一

该争议焦点归属于事实查明,本文仅援引结论,不赘述事实过程:“本案临时股东会决议案第二项透过会章修正案将股东出资时间从2037年7月1日修正为2018年12月1日,显然归属于要求股东姚锦城提早出资的情形”。

2、关于争议焦点二★

根据公司法相关明确规定,修正公司会章须经代表全体股东三分之二以上投票权的股东透过。本案临时股东会决议案第二项系透过修正公司会章将股东出资时间从2037年7月1日修正为2018年12月1日,其实质系将公司股东的出资时限提早。而修正股东出资时限,涉及公司各股东的出资时限利益,并非一般的修正公司会章事项,不能适用于资本绝大多数决规则。理由如下:

首先,我国实行公司资本所夺制,除法律另有明确规定外,《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八条明确规定,“股东应按时足额交纳公司会章中明确规定的各自所所夺的出资额”,即法律赋予公司股东出资时限利益,允许公司各股东按照会章明确规定的出资时限交纳出资。股东的出资时限利益,是公司资本所夺制的核心要义,系公司各股东的原则上基本权利,如允许公司股东会以绝大多数决的方式决议案修正出资时限,则占资本绝大多数的股东可随时随意修正出资时限,从而剥夺其他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

其次,修正股东出资时限直接影响各股东的根本基本权利,其性质不同于公司增资、承购、解散等事项。后者决议案事项一般与公司直接相关,但并不直接影响公司股东之固有基本权利。如增资过程中,不同意增资的股东,其已所夺或已实收部分的权益并未改变,仅可能因增资而被稀释股份比例。而修正股东出资时限直接关系到公司各股东的切身利益。如允许适用于资本绝大多数决,不同意提早出资的股东将可能因未提早出资而被剥夺或管制股东权益,直接影响股东根本利益。因此,修正股东出资时限不能简单等同于公司增资、承购、解散等事项,亦不能简单地适用于资本绝大多数决规则。再次,股东出资时限系公司设立或股东加入公司成为股东时,公司各股东之间形成的一致合意,股东按时出资虽系各股东对公司的义务,但本质上归属于各股东之间的一致约定,而非公司经营管理工作事项。法律允许公司自治,但需以不侵犯他人合法权益为前提。公司经营过程中,如有法律明确规定的情形需要各股东提早出资或加速到期,系源于法律明确规定,而不能以资本绝大多数决的方式,以绝大多数股东意志变更各股东之间形成的一致意思表示。故此,本案修正股东出资时限不应适用于资本绝大多数决规则。

3、关于争议焦点三

本案当事人对鸿大公司与否继续经营持不同意见,且双方均确认《合作协议书》的合作目的已无法实现,目前也并无证据证明存在需要公司股东提早出资的必要性及正当理由,因此,一审判决认定本案要求股东提早出资不具有科学合理性且不符合常理,并无不当。章歌、何值松、蓝雪球等股东形成的临时股东会决议案,剥夺了姚锦城作为公司股东的出资时限利益,管制了姚锦城的合法权益。一审判决确认该项决议案合宪,于法有据,本院予以认可。

*本文及其内容不代表律师的法律意见、观点或立场。如您需要相关专业意见或法律服务,欢迎联系本文作者。

点击查看判决书原文↓

推荐资讯
公司注册资金认缴期限到期了怎么办__知乎_

公司注册资金认缴期限到期了怎么办__知乎_

1缩短认缴时限 倘若认缴时限到了而认缴资本金没实缴完,只要得到了全体人员股东的赞成,并办理手续了相关的修正流程之后,……
2022-12-06
公司注册资金认缴期限到期了怎么办_

公司注册资金认缴期限到期了怎么办_

原副标题:公司注册资本金认缴时限即将到期了咋办?-银金井创业者辅导 1缩短认缴时限 倘若认缴时限到了而认缴资本……
2022-12-06
公司注册资金认缴期限到了怎么办

公司注册资金认缴期限到了怎么办

公司注册资本金从实缴转变成认缴后,大大增加了注册公司的准入门槛,理论上即使是0元也能注册公司,其益处不言而喻。但在此之后,也……
2022-12-06
公司注册资金认缴期限到了,难道只能缴纳资金_为什么不尝试别的方法_

公司注册资金认缴期限到了,难道只能缴纳资金_为什么不尝试别的方法_

公司注册注册公司资本认缴时限到了,没认缴完咋办? 依照现在公司法,注册资本金是以认缴的方式注册,注册资本啥是股东另行……
2022-12-06

咨询热线

15118112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