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星科技

用创新科技为企业赋能Empowering enterprises with innovative technology

 

服务热线:15118112924

您的位置: 首页 > 干货分享 > 正文

新增资本认购纠纷裁判意见6条_知乎_

作者: admin 发布日期: 2023-01-21

1.河北广发生物医药股份非常有限公司、宝胜股份医药信息技术非常有限公司追加资本配售纷争、保险合同纷争案,管碧玲:(2018)最高法民申5504号,该案高等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裁判员年份:2018.12.29

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出,案涉《协议书》中签订合同广发公司为井力敏、南秀茹的增发权利分担借款职责,并写明他俩持有广发公司100%的股份,广发公司和南秀茹在《协议书》上盖章确认,井力敏虽未盖章,但井力敏系广发公司的紫苞人,紫苞人,对广发公司的决策应明知,在之后办理股份变更手续时以及给宝胜股份公司的函件上均未表示异议,二审裁决认定《协议书》系井力敏真实意思表示,并不不当。广发公司虽未就为股东提供借款事宜形成股东会决议案,但井力敏、南秀茹系公司全部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他俩的决定即为全体股东决议案。因而,广发公司为井力敏、南秀茹提供借款并最终分借款证职责,不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公司法》第七条的明确规定。宝胜股份公司的注资款并未交付给井力敏、南秀茹二股东,而是全部进入广发公司账户,成为公司金融资产,广发公司因而获益,之后因井力敏、南秀茹难以如约履行增发的合同权利,二审裁决由广发公司分借款证职责,并不侵害公司、其他股东、公司债务人的自身利益,不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公司法》第十五条及其他法律明确规定。

2.广西地博矿业集团股份非常有限公司、浙江尖峰集团新材料股份非常有限公司追加资本配售纷争、保险合同纷争案,管碧玲:(2017)浙民终875号,该案高等法院:江苏省高级人民高等法院,裁判员年份:2018.06.22

苏州市高级人民高等法院指出,地博公司不应分担尖峰集团公司股份增发的职责,即地博公司无须缴付尖峰集团公司9828万元股份增发款及逾期付款偿付金。作为目标公司的地博公司虽然偿付,但其难以因而对公司股东分担索赔职责。依照《协议书》签订合同,因“地博公司、鑫鑫公司、孙文忠等已形成对《股份配售协议》《协议书》中承诺事项的违背而形成偿付,造成尖峰集团公司经济损失及股份投资目地难以实现”“地博公司、鑫鑫公司、孙文忠、施琴芳同意合计向尖峰集团公司缴付等同于尖峰集团公司股份配售款9828万元及相关资本金经济损失等”,依照前述分析,reserves博公司难以因为尖峰集团公司配售地博公司股份的目地难以实现就退还尖峰集团公司股份配售款,否则,这一行为不仅违背公司法第二十一条“公司成立后,股东难以抽逃出资”(同理,公司注资后的新股东同样严禁抽回Behren公司的股份投资)以及第二百通则“公司严禁收购本公司股份”等有关“资本保持准则”,也实际上为了公司股东自身利益减少地博公司注册资本金及其财产(尖峰集团公司配售了地博公司的追加股份,其配售资本金就是地博公司金融资产的形成部分),作为股东的尖峰集团公司严禁任意要求地博公司予以返还。基于公司资本保持准则,在未经公司注册资本金变动和公示程序的情形下,公司严禁以任何形式向股东清偿配售股份产生的债务。故地博公司难以因尖峰集团公司配售股份目地没有达到而分担索赔职责。如果因地博公司的偿付而要分担索赔股东的增发股份配售款,势必减少地博公司注册资本金和公司金融资产,继而侵害地博公司其他股东和外部债务人的自身利益,与《公司法》相关强制性明确规定相悖,故对此主张不予支持。

3.北京无限点乐信息技术非常有限公司、广发信德股份投资管理非常有限公司追加资本配售纷争、保险合同纷争案,管碧玲:(2018)粤民辖终409号,该案高等法院:广东省高级人民高等法院,裁判员年份:2018.06.22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高等法院指出,本案为追加资本配售纷争,依照《最高人民检察院民事案件普伊隆明确规定》第246条,属于与公司有关的纷争。虽然《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一条明确规定因公司注资纷争提起的诉讼,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六条明确规定确定管辖,即由公司住所地人民高等法院管辖,但该条明确规定从立法体例上看,位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民事诉讼法》第二章“管辖”的第二节“地域管辖”部分,而该节第三十三条明确明确规定了专属管辖的情形,并不包括与公司有关的诉讼的情形。因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一条关于公司诉讼的明确规定应理解为特殊地域管辖的明确规定而不属于专属管辖。《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民事诉讼法》所明确规定的特殊地域管辖条款并不排除当事人的协议管辖签订合同,因而,当事人对于争议解决方式有签订合同的应从其签订合同,无签订合同或者签订合同不具有可操作性则依照法律明确规定予以确定案件的管辖高等法院。依照本案查明的事实,三原告起诉所依据的《股份投资协议》及《协议书》均签订合同了内容明确的协议管辖条款,即由协议签订地(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有管辖权的人民高等法院通过诉讼方式解决,该协议管辖条款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的明确规定,应确指出有效。

4.广发信德股份投资管理非常有限公司、珠海广发信德奥飞产业股份投资基金一期等与李慰等追加资本配售纷争、保险合同纷争案,管碧玲:(2017)粤01民初194号,该案高等法院: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高等法院,裁判员年份:2018.11.21

广州市中级人民高等法院指出,原告与作为注资目标公司的被告点乐公司签订合同,由被告点乐公司对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被告李慰、梁昕、王玉玲)应向原告分担的增发职责和偿付职责分担连带确保职责,该签订合同并未经被告点乐公司股东会(股东大会)审议通过或追认,原告作为专业的股份投资公司,在注资入股被告点乐公司时未能尽到基本的形式审查权利,存在过错,本院对被告点乐公司辩称案涉《协议书》第13.3条签订合同的“丙方为乙方的增发职责和偿付职责均提供连带职责借款”无效的主张予以采信。同时,原告与被告点乐公司直接签订合同,由被告点乐公司向原告负担因注资发生的偿付索赔职责,将直接或间接地侵害公司自身利益和公司债务人自身利益,亦属无效。

5.炒菜鸟信息技术(深圳)非常有限公司、闫雪琳追加资本配售纷争、保险合同纷争案,管碧玲:(2018)粤03民申494号,该案高等法院: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高等法院,裁判员年份:2018.11.21

深圳市中级人民高等法院指出,经审查指出,两审终审制是我国民事诉讼的基本制度,当事人如指出一审裁决错误的,应提起上诉,通过二审程序行使诉讼权利。即当事人首先应选择民事诉讼审级制度设计内的常规救济程序,通过民事一审、二审程序寻求权利的救济。再审程序是针对生效裁决可能出现的重要错误而赋予当事人的特别救济程序。如在穷尽了常规救济途径之后,当事人仍然指出生效裁判员有错误的,其可以向人民高等法院申请再审。对于无正当理由未提起上诉的当事人,一般不应再为其提供特殊的救济机制,否则将使得特殊程序异化为普通程序。这不仅是对诉讼权利的滥用和对司法资源的浪费,也有违两审终审制的基本准则。炒菜鸟信息技术(深圳)非常有限公司未对一审裁决提起上诉,其再审申请所主张的未上诉理由难以成立,应视为其接受一审裁决结果。现炒菜鸟信息技术(深圳)非常有限公司提出再审申请,明显与其在本案诉讼期间行使处分权的行为相悖。

6.重庆川渝精工机械配件开发非常有限公司与何小志重庆盈昇农业开发非常有限公司等追加资本配售纷争案,管碧玲:(2018)渝03民终636号,该案高等法院: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高等法院,裁判员年份:2018.08.21

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高等法院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公司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二款明确规定:“公司应自作出减少注册资本决议案之日起十日内通知债务人,并于三十日内在报纸上公告。债务人自接到通知书之日起三十日内,未接到通知书的自公告之日起四十五日内,有权要求公司清偿债务或者提供相应的借款。”公司减资时应依法履行法定的通知义务,确保公司债务人有机会在公司财产减少之前作出相应的权衡和行动。通知已知债务人并依照债务人的要求进行清偿或提供借款,是相应减资程序对该债务人发生法律效力、股东免责的必要条件。本案中,盈昇公司于2016年12月19日收到川渝精工非常有限公司注资款,2017年1月18日股东会即决议案将注册资本由8000万元减少至2000万元,1月19日发布减资公告。盈昇公司在减资时只发公告,未通知已知的债务人川渝精工非常有限公司,导致川渝精工非常有限公司无从得知减资情况,难以提前要求其清偿债务或提供借款,减资程序存在瑕疵,严重侵害了川渝精工非常有限公司的合法权益。盈昇公司股东袁世利、何小志作为《注资协议》的相对方,在明知川渝精工有限公司等人已缴纳了注资款,减少注册资本将与《注资协议》根本目地相悖的情况下,仍然通过股东会决议案减少公司注册资本,且不将减资这一重大变故告知川渝精工非常有限公司等人,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合同法》第六十条“当事人应遵循诚实信用准则,依照合同的性质、目地、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权利”的明确规定。袁世利、何小志主观上存有过错,客观上利用股东身份通过有瑕疵的减资程序免除了本应由其分担的认缴出资权利,致使《注资协议》目地难以实现,侵害了债务人川渝精工非常有限公司的合法权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公司法》第十五条之明确规定,袁世利、何小志应同公司一道向川渝精工非常有限公司分担职责。

推荐资讯
讨论与争鸣_折价增资的个人所得税处理

讨论与争鸣_折价增资的个人所得税处理

题刻:责任编辑是《消失的股份》之Tourbe,标定了个别数据,登载于《财务管理与财务管理会计》2017年第8期总第536号,白眉……
2023-01-30
认缴新增资本是股东的权利股东会无权强制中小股东认…_知乎_

认缴新增资本是股东的权利股东会无权强制中小股东认…_知乎_

认缴新注资本是股东的基本权利股东会无权强制性中小型股东认缴新注资本 基该此案 漳州某大饭店设立于1991年,注册……
2023-01-30
认缴增资并非义务强制干涉于法无据

认缴增资并非义务强制干涉于法无据

法制日报全媒体记者 刘刚   漳州某大饭店注册资本为1048多万元,其中苏州某公司认缴出资额为812.2多万元,占股77.5%;……
2023-01-30
订单太多资金紧张?这家韩国船厂获“新东家”增资援助

订单太多资金紧张?这家韩国船厂获“新东家”增资援助

原副标题:订货太多趋紧?另一家南韩造船厂获“老东家”注资经济援助 南韩大鲜纺织4月11日正式宣布,为的是筹措系……
2023-01-30

咨询热线

0755-8635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