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星科技

用创新科技为企业赋能Empowering enterprises with innovative technology

服务热线:15118112924

您的位置: 首页 > 干货分享 > 正文

一起借贷案件引出的股东出资纠纷

作者: admin 发布日期: 2022-11-25

事例:2013年,刘某又拿2007年裁决过的案件控告了,高等法院说“一事不再理”,你不能再控告,只能提出申请恢复正常继续执行。因为刘某碰巧得知一武林传言,居然和自己2007年开审的一桩诉讼案有关,其中一些细节蹊跷得很,遂找出辩护律师咨询,辩护律师说你显然没确凿证据,高等法院也确实不受理;明确要求恢复正常继续执行,仍旧是没个人财产可继续执行。2015年第二个辩护律师听了被告的反复讲述后,得出一个大胆假设:某公司股东瞒天过海了,不妨换个路子重新批捕,从而将一个勒富瑟雷县的“死”案件大起底┅ ┅第一强战:出资还是银行贷款?话说2007年被告刘某股权投资的一家C公司。彼时正逢房地产大发展,C公司营生兴隆,对外Ghaziabad注资扩股,刘某遂与C彼时的股东黄某商定出资C公司,分数次张贵英C公司30.9多万元。黄某开具了字据,但没有办理税务更改注册登记,而后又以金融危机导致公司净亏损等理由拒不退还刘某的款项。这一节故事情节大家如果脍炙人口,太常见的戏码了:营生好时说要股权投资,营生差时就说银行贷款明确要求公司退还。这如果怎么判定呢?刘某尝试了包括刑事报警在内的多种形式,最后以银行贷款纷争为由将C公司告到法庭。刘某原本的路子是退还出资款,但出资就(应当承担股权投资风险,如公司净亏损)不可能再退还,所以控告被拒。改为银行贷款纷争,这如果也是高等法院的建议,本案突破点是刘某出资后,黄某迟迟不开具出资证明,也不修改公司会章,更不配合办理税务更改注册登记,可以判定没让刘某实际作为股东的真实意思表示,而是银行贷款亲密关系。所以高等法院依法作出裁决,维持原判C公司退还刘某30.9多万元及利息损失。但裁决生效后,C公司未主动履行,强制继续执行也未发现可继续执行的个人财产,遂终结继续处理程序。故事情节的前半段引起很多人产生共鸣:现在这样的事的太多了,诉讼案赢了没个人财产可继续执行,打诉讼案没用!如果只是讲一个银行贷款纷争,也太简单了。但这个故事情节还没用–第二强战,后续股东的责任能追究吗?刘某碰巧在行业内听说C公司而后换了老板娘了,都做到一百万了,还有股权投资公司股权投资,顿时觉得自己的沉积多年的案件有希望了;找出辩护律师进行调查,发现C公司做了多次股权受让,跟黄某早没亲密关系,而后的人也显然不理睬刘某;明确要求高等法院强制继续执行,也依然没什么个人财产可继续执行。再打听,说有个很有“能耐”的夏老板娘曾经左手倒右手对C公司进行了注资,一分钱没出四千七百几百万。再Jaunpur辩护律师听,辩护律师表示有可能,可以追究股东责任,但确凿证据呢?都是武林传言,高等法院显然无法批捕。前后出现的股东有黄某、吴某、刘某、高某还有最后控告时公司的股东刘某,告谁呢?这就回到故事情节的开头,为什么这个事例叫股东出资纷争。频繁的股权受让为之的?刘某曾很想投资C公司,但而后经过了一系列让他叹为观止股权受让:C公司2005年设立,注册资本50多万元,股东是黄某和张某;2009年黄某收回张某股权,C公司成为一人非常有限公司;2011年5月,黄某又将股权80%受让给吴某,20%股权受让给刘某;2011年8月C公司注资到1000多万元,翌日刘某将股权受让给高某;2012年6月吴某、高某又将股权全部受让给了刘某。

揭开舞弊后的交易2011年8月1日,吴某与刘某共同签署股东会决议及会章修正案各一份,主要内容为:公司注资至1,000多万元,其中吴某出资注资至800多万元,刘某注资至200多万元,出资形式均为货币。翌日,刘某将其200万出资受让给高某某。8月2日,上海某实业非常有限公司向被告吴某、刘某依次缴付760多万元、190多万元,翌日吴某、刘某向C公司提出申请文件账户依次转入760多万元、190多万元,完成提出申请文件手续,次日C公司乃以货款的名义依次向第三人H公司、Z公司各缴付450多万元、500多万元。

2011年8月12日,C公司提出申请更改备案注册登记。股东出资的原注册登记事项为:吴某于2011年5月1日实缴货币40多万元,2011年8月2日实缴货币760多万元;刘某于2011年5月1日实缴货币10多万元,2011年8月2日实缴货币190多万元。2012年6月6日,吴某与高某某依次将各自所持有的80%公司股权、20%公司股权出让给刘某某。后高等法院查明:H公司原名“上海某股权投资管理非常有限公司”;Z公司原名“上海某实业非常有限公司”(2010年设立,2012年注销)选择什么案由,以什么诉讼请求进行主张?被告主张被告吴某、刘某在向C公司注资950多万元后抽逃出资,依法应对第XX号民事裁决确定的C公司债务共同承担清偿责任。此选择非常精妙:关于本案有众多传言,但真正能落实到确凿证据并能佐证被告主张的是税务注册登记内档以及银行的进账单等书面确凿证据;从法律亲密关系上,刘某是控告彼时C公司的股东,可以考量刘某是否足额出资,但由于其股权是从夏、高二人受让而来,即使其如数缴付了股权受让款,被告也无法从C公司继续执行到个人财产;对被告的侵权行为应当承担责任的并不是只有夏、杨二人,但可以主张、并能有法律依据可以主张的确实是夏、杨二人的个人个人财产。法律依据:1、《公司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股东应当按期足额缴纳公司会章中规定的各自所认缴的出资额。第三十五条:公司成立后,股东不得抽逃出资。第一百七十八条第一款:非常有限责任公司增加注册资本时,股东认缴新注资本的出资,依照本法设立非常有限责任公司缴纳出资的有关规定继续执行。2、《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三条第二款:公司债权人请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高等法院应予支持;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已经承担上述责任,其他债权人提出相同请求的,人民高等法院不予支持。第十八条:非常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未履行出资义务或者抽逃全部出资,经公司催告缴纳或者返还,其在合理期间内仍未缴纳或者退还出资,公司以股东会决议解除该股东的股东资格,该股东请求确认该解除行为无效的,人民高等法院不予支持。在前款规定的情形下,人民高等法院在裁决时应当释明,公司应当及时办理法定减资程序或者由其他股东或者第三人缴纳相应的出资。在办理法定减资程序或者其他股东或者第三人缴纳相应的出资之前,公司债权人依照本规定第十三条或者第十四条请求相关当事人承担相应责任的,人民高等法院应予支持。高等法院裁决结果被告吴某、刘某抽逃出资的违法行为侵犯了C公司的个人财产权,直接削弱C公司的债务清偿能力,被告吴某、刘某虽已将股权受让,但并未免除其对C公司补足出资的义务;目前并无确凿证据证明被告吴某、刘某及其股权受让方存在补足所抽逃出资的情形,最后实际侵害作为C公司债权人的被告利益,已构成对被告的侵权。因此,本院认为被告吴某、刘某对其抽逃出资的行为依法应在各自所抽逃出资的本息范围内向被告承担相应民事责任。一审裁决后,各方都没上诉。刘某最后是否拿到这拖了10年的30.9万及利息,还是个问号。不过吴某、刘某如果是上海常驻居民,履行高等法院裁决的缴付义务并不困难;如果拒不履行,很有可能会被列入失信被继续执行人黑名单。从这个事例也反映出,出资纷争表面上是多种多样的,抽丝剥茧才能找出问题的核心实质,专业人士的路子显得尤为重要;任何在出资问题上弄虚作假、即使表面上做得再完善都是可以通过蛛丝马迹还原真相拼图的,目前的法律已经比较完善,关键是不是有人有机构配合执着地查下去。另外,最高人民高等法院最近出台《关于继续执行案件移送破产审查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3月1日正式开始实施,对于今后这类债务人(非常有限责任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提出申请人(债权人)可以提出申请被提出申请人(债务人)破产,有效遏制股东不按期出资、抽逃出资、虚假出资等故意损害债权人利益的行为。也就是说刘某不必拿着胜诉的“白条”等十年了。

(作者:盖晓萍)

近年来,随着公司数量的快速增长,涉及公司治理和股东权保护的纷争案件逐年上升,在公司纷争案件中占比高达60%多。在公司治理纷争案件中,公司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效力争议是主要类型。各级高等法院面临许多新问题,也在不断尝试着总结审判经验,但裁判观点不一致的情况时有发生,决议损害股东权利后得不到司法救济的现象仍然存在。地方各级高等法院和社会各界纷纷明确要求尽快制定相关司法解释,解决公司治理和股东权保护的纷争案件的法律适用问题。

公司法系列热门组合课,两位律所主任,都是在公司法领域积累了大量实战事例,又进行长时间的实务总结。组合课合计近12小时的时长,学员听完课后的评价非常高,内容体系详见下面的两张思维导图。

按照下面两种形式可以立即报名:1、扫描上面图中二维码2、点击“阅读原文”,扫码立即学习

推荐资讯
杭州公司注册资本认缴制的期限是多久__知乎_

杭州公司注册资本认缴制的期限是多久__知乎_

苏州公司注册资本认缴的时限: 1.在这点,经济政策上没严苛的明确规定。换句话说,做为公司股东的你,判定数目的注册资本,……
2022-12-10
杭州公司注册认缴制期限是多久__知乎_

杭州公司注册认缴制期限是多久__知乎_

第三,公司注册认缴制。 依照注册公司的相关明确要求,假如注册资本是配售制,会在办理手续注册登记时表明。税务不须要申请……
2022-12-10
杭州公司注册认缴到期,如何有效避免不被处罚_

杭州公司注册认缴到期,如何有效避免不被处罚_

注册资本金的挂号时限即将到期后难以缴付不然,会有甚么1、股东难以交纳的,对其它股东形成偿付,应分担法律职责。2、假如没人向公……
2022-12-10
李建伟_授权资本发行制与认缴制的融合——公司资本制度的变革及公司法修订选择_好文

李建伟_授权资本发行制与认缴制的融合——公司资本制度的变革及公司法修订选择_好文

文章信息 作者: 李建伟,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来源: 《现代法学》2021……
2022-12-10

咨询热线

15118112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