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星科技

用创新科技为企业赋能Empowering enterprises with innovative technology

服务热线:15118112924

您的位置: 首页 > 干货分享 > 正文

修改股东出资期限,是否只需“经公司三分之二以上的…_知乎_

作者: admin 发布日期: 2022-11-25

修正股东出资时限,与否只需“经公司三分之一以内的股东一致同意”?

依照《公司法》有关明确规定,有限责任公司会章应写明股东的出资形式、出资额和出资天数,同时股东会会议作出修正公司会章、减少或是减少注册资本的决议案,以及公司合并、并立、退出或是变更公司形式的决议案,必需经代表者三分之一以内投票权的股东透过。依照公司法的上述论述,似乎意味着只要经公司三分之一以内的股东一致同意,就能够修正股东出资时限。

《最高人民检察院新闻稿事例》所刊载的(2019)沪02民终8024号案件,明确否定了这一观点,确定了“资本绝大多数决”准则不适用于牵涉股东基本权利的事宜。

01

基本此案

2017年7月17日,姚短蕊和第二叶芳游戏音乐、蓝exile在第二人章讷西县开展Tesla代理工程项目的邀请下,透过出让章歌和原告方马某时的股份成为原告鸿大公司股东。同日,鸿大公司修正公司会章为:鸿大公司注册资本减少至1000多万元,章歌所夺出资700多万元、持鸿大公司70%股份,姚短蕊所夺出资150多万元、持鸿大公司15%股份,何游戏音乐、蓝exile各所夺出资75多万元、各持鸿大公司7.5%股份。

2018年7月10日,Tesla公司工厂入驻上海的新闻刊发,鸿大公司拟发展的唯一工程项目终止。因此,姚短蕊指出所谓Tesla工程项目根本不存在。2018年10月30日,鸿大公司和四个第二乔尔纳姚短蕊寄出鸿大公司股东会通知,该电子邮件由他人收货。2018年11月18日,四个第二人在姚短蕊未出席的前提下召开鸿大公司2018年第一次临时性股东会(以下简称“临时性股东会”),修正公司会章,将原会章约定的所夺天数从2037年7月1日提早至2018年12月1日,并减免姚短蕊独立董事职务、限制姚短蕊股东权利。后姚短蕊控告至法院,要求维持原判确认临时性股东会决议案合宪。

02

裁判员要旨

上海市第二Wasselonne人民检察院指出:依照公司法有关明确规定,修正公司会章需经代表者全体股东三分之一以内投票权的股东透过。该案临时性股东会决议案第三项系透过修正公司会章将股东出资天数从2037年7月1日修正为2018年12月1日,其本质系将公司股东的出资时限提早。而修正股东出资时限,牵涉公司各股东的出资时限自身利益,并非一般的修正公司会章事宜,不能适用于资本绝大多数决准则。

理由如下:首先,我国实行公司资本所夺制,除法律条文另有明确规定外,《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七条明确规定,“股东应按时本息交纳公司会章中明确规定的各自所所夺的出资额”,即法律条文赋予公司股东出资时限自身利益,容许公司各股东按照会章明确规定的出资时限交纳出资。股东的出资时限自身利益,是公司资本所夺制的核心要旨,系公司各股东的原则上权利,如容许公司股东N43EI243SL绝大多数决的形式决议案修正出资时限,则占资本绝大多数的股东可随时随意修正出资时限,从而剥夺其他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其次,修正股东出资时限直接影响各股东的根本权利,其性质不同于公司增资、减资、退出等事宜。后者决议案事宜一般与公司直接有关,但并不直接影响公司股东之固有权利。如容许适用于资本绝大多数决,不一致同意提早出资的股东将可能因未提早出资而被剥夺或限制股东权益,直接影响股东根本自身利益。因此,修正股东出资时限不能简单等同于公司增资、减资、退出等事宜,亦不能简单地适用于资本绝大多数决准则。再次,股东出资时限系公司设立或股东加入公司成为股东时,公司各股东之间形成的一致合意,股东按时出资虽系各股东对公司的义务,但本质上属于各股东之间的一致约定,而非公司经营管理事宜。法律条文容许公司自治,但需以不侵犯他人合法权益为前提。公司经营过程中,如有法律条文明确规定的情形需要各股东提早出资或加速到期,系源于法律条文明确规定,而不能以资本绝大多数决的形式,以绝大多数股东意志变更各股东之间形成的一致意思表示。

故此,该案修正股东出资时限不应适用于资本绝大多数决准则。

03

实践指导

(一)“资本绝大多数决”的准则不适用于于公司会章写明的所有事宜

《公司法》第四十三条第二款明确规定,“股东会会议作出修正公司会章、减少或是减少注册资本的决议案,以及公司合并、并立、退出或是变更公司形式的决议案,必需经代表者三分之一以内投票权的股东透过”。表面上看来,似乎只要拥有三分之一以内投票权的股东透过,就能够修正公司会章的任何条款,实际上,该法条并非排除部分会章条款需经全体股东一致透过才能变更的可能性。透过事例可以明确确定,修正股东出资时限直接影响各股东的根本权利,其性质不同于公司增资、减资、退出等事宜。如增资过程中,不一致同意增资的股东,其已所夺或已实缴部分的权益并未改变,仅可能因增资而被稀释股份比例。而修正股东出资时限直接关系到公司各股东的切身自身利益。因此,对于直接影响到股东基本权利的会章不能简单地适用于资本绝大多数决准则。

(二)大股东不得滥用权力侵犯小股东的自身利益

基于公司会章的股东契约性和公司自治性,公司会章不仅写明了与公司自治、经营管理有关的事宜,也牵涉不少与股东权益切身有关的事宜,如该案中的股东出资时限。二审判决从公司资本所夺制、股东根本自身利益、股东一致约定等四个方面论述修正股东出资时限不能适用于资本绝大多数决准则的理由,可以看出二审法官对于公司会章的定性,即公司会章并不单纯是公司经营管理的“宪法”,也是股东人合性、契约性的体现。有关的理论还包括大股东对小股东的信义义务等。

从二审法院的判决理由可以看出,应经全体股东一致透过才能变更的会章条款绝不止修正股东出资时限,但凡牵涉股东根本自身利益、公司法基本制度及必需经股东一致约定的其他事宜,在适用于《公司法》第四十三条第二款的明确规定进行修正时,都应注意投票权数。

(三)除了特定例外,对于要求公司股东出资时限加速到期问题,原则上法院不予支持

2013年公司法对资本制度进行改革,取消了有限责任公司和发起设立的股份有限公司的全部出资必须在公司成立之日起两年内缴足的明确规定,转而将确定出资时限的权利赋予股东,公司资本制度实现了由有限制的所夺资本制到完全所夺资本制的转变,股东不仅可以自主决定所夺出资的金额,还可以约定所夺出资的时限。《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以下简称《九民会议纪要》)明确指出,在注册资本所夺制下,股东依法享有时限自身利益。债权人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请求未届出资时限的股东在未出资范围内对公司不能清偿的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检察院不予支持。但是,下列情形除外:(1)公司作为被执行人的案件,人民检察院穷尽执行措施无财产可供执行,已具备破产原因,但不申请破产的;(2)在公司债务产生后,公司股东(大)会决议案或以其他形式延长股东出资时限的。实践中,如公司拖欠员工工资而形成的劳动债权,在公司无资产可供执行的情况下,可以要求公司股东提早出资或加速到期以承担相应的法律条文责任。

推荐资讯
公司注册资金实缴与认缴

公司注册资金实缴与认缴

原副标题:公司注册资本金实缴与认缴 公司注册资本金是实缴却是认缴疑惑了许多人,至今除了许多想设立公司的人都不太明白……
2022-12-06
公司注册资金填写过大没钱认缴怎么办_怎么办理注册公司资金变更

公司注册资金填写过大没钱认缴怎么办_怎么办理注册公司资金变更

原副标题:公司注册资本金核对极重缺钱认缴是不是办?是不是办理手续注册公司资本金更改 公司注册资本金由实缴制改为认缴……
2022-12-06
公司注册资金可以随便填吗_注册资本认缴制下,须知的注册公司的注册资金问题

公司注册资金可以随便填吗_注册资本认缴制下,须知的注册公司的注册资金问题

重庆注册公司完全免费来电:17754413557 重庆“满身税务”主要为公司提供:注册公司注册登记、全权记帐、税务全权服务、许可……
2022-12-06
公司注册资金可以认缴吗_知乎_

公司注册资金可以认缴吗_知乎_

2014年3月1日起,公司注册资本金容许认缴,此次的信泰革新工作力度非常大,中止了实缴制(部分行业仅限,比如用工调派等)。认缴制……
2022-12-06

咨询热线

15118112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