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星科技

用创新科技为企业赋能Empowering enterprises with innovative technology

 

服务热线:15118112924

您的位置: 首页 > 干货分享 > 正文

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案例_收条载明与实际金额不一致时,该如何认定_股权转让变更为增资入股后,原本的定金合同应如何适用_

作者: admin 发布日期: 2023-01-22

《最高人民检察院辅导事例·新闻稿事例阐释》第46期

编者按

字据是常用的借款关系断定,但天数中时常会出现字据写明与前述数额不完全一致的情况,这时高等法院会怎样判定?当股份受让更改为注资入股后,原先的订金合约与否需还能适用于?下期事例阐释将通过最高人民检察院新闻稿事例答疑上述问题。

刑事案件情况介绍

【刑事案件中文名称】孙宝荣与杨焕香、石家庄丽城房地产开发非常有限公司公司注资纠纷案件

【刑事案件原文】最高人民检察院新闻稿2017年第8期

【裁判员全文】

字据做为原告间首退款的物证、直接确凿证据,对断定原告间收退款的历史事实具有一定的断定曾效力,但如果字据记述的内容与原告间前述收退款的天数、数额存在不完全一致的情况,单凭字据足以充分断定前述收退款情况,人民检察院还应紧密结合所给、贴现等资本金清算凭据,对字据中记述的资本金与否前述收款予以综合推论判定。

股份受让属于股份的勒祖获得,注资入股则是股份的原初获得。原告间协定将获得股份的形式由股份受让更改为注资入股后,原初股份受让合约即被及后签定的注资入股合约所更迭而中止。根据订金合约的捷尔恩河特征,做为原股份受让合约从合同的订金合约亦适当铲除,订金处罚措施不该再适用于。

刑事案件具体经过如下表所示:

1、从2011年5月30日,合作方杨焕香与受让孙宝荣间签定了《股份(土地所有权)受让协议书》,签订合同孙宝荣股权投资杨焕香控股公司的开发公司并获得35%股份,并签订合同了3000万元订金。

2、2011年1月3日,孙宝荣与杨焕香签定《股权投资入股协定书》及《股权投资入股补充协定》,签订合同孙宝荣以货币形式股权投资入股丽城公司。协定签定后,孙宝荣Ensisheim相继向杨焕香缴付了股权投资款。但杨焕香却未Ensisheim办理股份受让手续。

3、2011年11月,孙宝荣分3次给丽城公司汇入股权投资款,丽城公司出具收据,并加盖了其财务专用章。

4、2013年,孙宝荣以股份受让无法履行为由诉请解除孙宝荣与杨焕香间的《股份(土地所有权)受让协议书》、《股权投资入股协定书》及《股权投资入股补充协定》;诉请杨焕香双倍返还订金3000万元;并就1.4亿元股权投资款诉请杨某、开发公司共同返还。

5、杨某认可孙某股权投资1亿元,对其余4000万元,称2591万元已返还、其他未前述缴付,孙某称系顾问费、其他费用,但无充分确凿证据断定。

6、一审高等法院判决:解除孙宝荣与杨焕香签定的《股份(土地所有权)受让协议书、《股权投资入股协定书》及《股权投资入股补充协定》;杨焕香返还孙宝荣人民币1.1亿元,石家庄丽城房地产开发非常有限公司在9091万元范围内与杨焕香承担共同返还责任;杨焕香双倍返还孙宝荣订金人民币3000万元。

高等法院观点

二审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问题有两个:一是杨焕香应返还孙宝荣的股权投资款数额,二是订金处罚措施怎样适用于。

一、关于杨焕香应返还孙宝荣的股权投资款数额。

孙宝荣主张解除《股权投资入股协定书》及《补充协定》,杨焕香不持异议,故《股权投资入股协定书》及《补充协定》因双方原告意思表示完全一致而解除。根据《合约法》第97条的规定,协定解除后,原告应将依据合同获得的财产返还给对方。本案恰因返还股权投资款的数额产生纷争。孙宝荣以杨焕香出具的写明其累计收到1.4亿元的字据为据,主张已经累计缴付了1.4亿元股权投资款,因此诉请杨焕香返还1.4亿元。杨焕香主张前述仅收到1亿元股权投资款,扣除不该返还的2800万元订金,其应返还孙宝荣7200万元。对此争议,二审紧密结合双方提交的确凿证据具体分析判定如下表所示:

关于能否依据1.4亿元字据判定孙宝荣前述缴付了1.4亿元股权投资款。字据做为原告间收退款的物证、直接确凿证据,对断定原告间收退款的历史事实具有一定的断定曾效力。但是,由于字据记述的内容与原告间前述收退款的情况有时并不完全一致,因此仅以字据为据尚足以充分断定前述收退款情况。特别是在大额资本金往来中,除字据外,还应紧密结合双方的交易习惯、退款凭据、所给据等确凿证据,对字据中记述的资本金与否前述缴付予以综合推论判定。具体到本案,由于杨焕香与孙宝荣原系朋友关系,双方基于相互的人身信赖,在资本金往来中确实存在先打条、后退款的情况,因此字据记述的内容与款项前述缴付情况并不完全相符。例如:2011年5月30日,杨焕香给孙宝荣出具字据:“今收到孙宝荣现金人民币贰仟万元整(¥元),做为孙宝荣购买杨焕香持有的丽城公司35%股份的订金。”但前述上,字据中写明杨焕香已收到的500万元订金在字据出具时孙宝荣并未缴付,汇款凭据显示,孙宝荣于2011年5月31日才将该500万元汇付。2011年11月28日,杨焕香向孙宝荣出具“至今累计收到壹亿肆仟万元整”入股金的字据,但孙宝荣缴付的入股金中有两笔合计1591万元系在2011年11月29日才汇入丽城公司账户。因此,字据记述的“至今累计收到壹亿肆仟万元整”并不属实。

综上,二审认为,虽然杨焕香向孙宝荣出具了至今累计收到1.4亿元的字据,但在字据记述的内容并不完全属实且双方就已付数额发生争议的情况下,单凭字据尚足以判定孙宝荣前述缴付了1.4亿元股权投资款,而仅能断定孙宝荣缴付了1.2591亿元,扣除已经返还的2591万元,二审判定孙宝荣前述缴付股权投资款本金为1亿元。

二、关于订金处罚措施怎样适用于

订金处罚措施的适用于以订金担保存在为前提。如果订金担保并未设立,也就不存在因违约而适用于订金处罚措施的问题。本案中,《股份(土地所有权)受让协议书》中的订金条款为的从合约,目的在于保障协议书的履行,类型上属于违约订金,具有担保性、捷尔恩河性。《股权投资入股协定书》签订合同孙宝荣通过注资入股形式获得丽城公司35%的股份。做为股份获得的两种形式,股份受让与注资入股具有根本差异。股份受让属于股份的继受获得;注资入股则是通过向公司出资,认购公司增加的注册资本而成为股东,属于股份的原初获得。杨焕香与孙宝荣签定《股权投资入股协定书》后,孙宝荣获得丽城公司35%股份的形式就由先前的股份受让更改为注资入股,《股份(土地所有权)受让协议书》亦被《股权投资入股协定书》代替而归于铲除。根据订金的捷尔恩河性特征,《股份(土地所有权)受让协议书》铲除后,前述订金合约亦适当铲除,孙宝荣有权要求杨焕香返还已经缴付的订金。但本案中,孙宝荣并未要求杨焕香返还订金,而是将其做为《股权投资入股协定书》中的股权投资款计算在退款总额中,杨焕香也同样如此处理。因此,双方已就以先前的订金抵作《股权投资入股协定书》项下的股权投资款形成了完全一致的意思表示。《担保法》第九十条规定:“订金应当以书面形式签订合同。”《股权投资入股协定书》中未签订合同订金担保,杨焕香与孙宝荣也没有另外签定书面的订金合约,孙宝荣更未在股权投资款之外向杨焕香缴付过担保《股权投资入股协定书》履行的订金。因此,二审认为,孙宝荣与杨焕香并未为《股权投资入股协定书》附设订金担保合约,本案不存在因原告违反《股权投资入股协定书》而适用于订金处罚措施的前提。故杨焕香上诉主张因孙宝荣违反《股权投资入股协定书》而不返还2800万元订金二审不予支持;原审判决杨焕香双倍返还订金,亦有所不当,二审予以纠正。

综上,二审认为,原审判决判定历史事实不清,适用于法律错误,杨焕香的上诉主张部分成立。本院依照《合约法》第九十七条、《担保法》第九十条、《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表所示:

一、维持河北省高级人民检察院(2014)冀民二初字第10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三项;

二、更改河北省高级人民检察院(2014)冀民二初字第10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为“杨焕香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孙宝荣人民币1亿元,石家庄丽城房地产开发非常有限公司在9091万元范围内与杨焕香承担共同返还责任。”

律师说法

1、《合约法》第97条规定:“合约解除后,尚未履行的,中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约性质,原告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本案中,由于原告双方通过协商同意解除《股权投资入股协定书》,且没有损害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所以合约得以协定解除。已经履行完毕的部分(已经缴付的股权投资款),应当返还。

2、从内容上看,《股权投资入股协定书》涉及丽城公司注资事宜,应由丽城公司和孙宝荣协商订立。杨焕香当时虽为丽城公司持股70%的控股公司股东,但并非丽城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没有确凿证据断定丽城公司授权杨焕香对外签定《股权投资入股协定书》。因此,杨焕香订立《股权投资入股协定书》的行为应属无权代表。但丽城公司知悉杨焕香的无权代理行为后,未予否定,相反却多次收受孙宝荣缴付的股权投资款并出具收据。丽城公司的此种积极行为,应视为对杨焕香无权代表行为的追认。因此,杨焕香行为的法律后果应由丽城公司承担。

3、民间借款原告应当树立保全确凿证据的意识,完整保存相关交易文件,包括但不限于:借款凭据(合约、欠条、借据、收据等)、缴付凭据(汇款凭据、转账凭据等)。这样做的好处是:对于借款人而言,假设出借人提起恶意诉讼,可以列举双方此前的相关交易文件断定其已还款或借款关系不成立;对于出借人而言,在借款人欠钱不还时,可以列举充分的确凿证据断定借款关系成立,请求借款人偿还借款。

4、订金合约具有担保性,属于从合约,随主合约的存在而存在,随主合约的铲除而铲除。本案中,订金合约的主合约为股份受让合约。由于股份受让合约因双方协定解除而铲除,故订金合约也随之铲除。如果新合约没有就订金作出签订合同,则不适用于订金处罚措施。

作者简介

于跃,实习律师,毕业于吉林大学法学院,法学硕士学位,现就职于北京

推荐资讯
【TV资本论】中国广电集团注册资本新增6亿元,多家广电上市公司发…

【TV资本论】中国广电集团注册资本新增6亿元,多家广电上市公司发…

原副标题:【TV资本论】我国广电集团注册资本追加6亿,数家广电申报上市公司正式发布半年报 【TV资本论】“全省一网”股权公……
2023-02-07
【IBE】工程央企又一公司成立,注册资本50亿!

【IBE】工程央企又一公司成立,注册资本50亿!

1月23日,我国电力建设项目建设集团公司非常有限公司追加对外股权投资,追加股权投资民营企业为我国中铁集团公司华东股权投资非常有……
2023-02-07
【482】小规模纳税人的个体工商户,成立时需要计提注册资本印花税吗_

【482】小规模纳税人的个体工商户,成立时需要计提注册资本印花税吗_

附:2020年每星期税务小科学知识大选集  附:2021-1月年每星期税务小科学知识大选集  早 ……
2023-02-07
『话风堂』奇瑞成立资本投资公司注册资本20亿法人为王开富

『话风堂』奇瑞成立资本投资公司注册资本20亿法人为王开富

《谈话》原创-话史达祖 音视频: unlock 00:00 04:23 退后15秒 高清晰度 快进15秒 (和你一起更杰出,这是话史达祖陪伴着您的第209……
2023-02-07

咨询热线

0755-86358225